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离开了校园这个滤镜,你迅速变得幼稚而世故,庸俗得像个走在路上我不会多看一眼的路人。然而在我的记忆里,你的背景应该是桌椅板凳和红白跑道,你缺少自知之明,你拥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你像一颗不规则的宝石,你在这里发光。

我曾经离你很近,数过你阳光下的汗珠;但我们的距离仿佛是这间小小的教室控制的一样,我们把亲密储存在这里,然后带着遗憾和疏远离开。哦,我还带着你的植物,它长得很丑,我常常忘记给它浇水,但它一直活着。

不再穿校服的你像块脱掉包装后变质的面包。我知道你的味道,虽然我并没有来得及品尝。有时我想一些以如果开头的事,或许我们都该庆幸,毕竟只有遗憾让人铭记。

我们的关系似乎更强调陪伴这两个字,没有感情,没有...

【重写了!没写完!】逃

重写的原因是我一不小心把原来写的那个开头删掉了而我又没有底稿。起初是高三时想发泄,现在是严肃地写着玩玩。


可能引起阅读时的不适的元素:婚外情、师生恋、民族与宗教、同性恋、未成年性行为,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看了!不要!如果有人看了觉得这篇文章不尊重自己,我只能说这文里的主角没有好人,他们不代表任何一类群体。


还有一件事,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想的那些人名了,所以我重新起名了……


希望我能努力把坑填完。


01.迟昀


迟昀在不用备课和开会时偶尔会在办公室里玩炉石传说。他并...

现实冰冷而缺少浪漫。理想主义者希望今晚他那幼稚的最后的眼泪能够流干。

[百合本解禁]女子高中生之间的恋情

记得去下载本子哦!


01.


升到高三后,新学期的第一节全校公开课上,卢雨眠就不必再做开头念引导词的主持人了。她几乎半个身子都趴在阶梯教室后座学弟的桌子上,热情洋溢地听后面讲班主任在高一上课时又抛出了什么玩笑。


方佳芮百无聊赖地在旁边捧着卢雨眠拿来占座的历史笔记来回地翻,眼睛却始终落不到本子上。如果不是卢雨眠非要拽着她来,她死都不会在吃完午饭正困的这个时间听班主任讲南海问题的。


她们的班主任是个奔四的单身男人,方佳芮主观上认为他可能是占了历史这个学科的便宜才被人说风趣幽默并且拥有一群迷弟…...

扩一发 感觉会很有趣 来玩嘛

两横口苗:

好久以前提出来的企划了……现在终于落实了……

宣图制作@風車與海   图片来自昵图网共享素材

《校园空白》企划  无偿电子刊   R-13

玩吗???


故事背景:

离期末考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晚自习的铃声已经打响许久了,该上课的老师却始终没来。

“哎?”去查看的科代表楞在了走廊上,“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整个学校……只剩下我们这一个班了??”


写手:

从A~I校中按属性挑选一校 在规则限...

想发泄负能量,不想看就不要点开啦,这里基本没人认识我所以来这了,i never会爬不起来以后我还是你们的唠嗑博主。
为了表达歉意送大家一片火烧云和一个小小的月亮,今天拍的哦!夏天的火烧云真的好多好好看!

我每次失恋了或者发现自己被骗了(二者可能是一码事)都会发烧,那些都是小事了怪我不长眼睛非渣不爱or交友不慎,结果我今天真的笑了我发现我至少被我爸妈骗了10年,或者叫被蒙在鼓里吧反正跟欺骗也没区别,谁能想到一个人18岁了直到翻户口本给学校网站填新生信息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父母早就离婚了呢???我也真的很神经大条了诶!嘻嘻!
i dont想say anything了,别问我怎么才知道i dont want...

我又来了

今天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动物农场》竟然也有注音插图儿童版,好像跟《白牙》在一本上,不是名字里带动物就是动物小说好吗!小时候看就记得有个母马舍不得脖子上的缎带,也就是被人类奴役的标志,猫是古怪不合群的家伙,猪竟然是统治阶级……二年级根本看不懂在影射苏联政治,就觉得哇塞好魔幻啊!同系列还有一本《隐身人》,然而我没看过未删节版,我印象里开头是雪夜车站的场景,讲的是科技与人性、个人与社会的对立,说错了不要打我啊。这个我看懂了!

小学女生不是好多都喜欢看杨红樱吗,有一天我跟高中同学讨论,大家普遍反映《笑猫日记》在某一本之后就不好看了,然后之后出的就再也没看过。这个某一本竟然还因人而异,我的这一本是《...

猜猜这是我几岁的时候写的

我常常觉得看不到未来,不知道这是不是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状态。我期待的未来是在家睡上一整天,什么也不需要牵挂。猪的日子很好,做人的痛苦太多。可我还在挣扎着成为人类。

嗨!我来啦!

两横口苗:

《五年百合 三年搞姬》发布啦

 提取码:o1vu


“太喜欢你,踏清晨的上课铃去见你,看你握笔,消失在试卷里,任你被风吹起的发卷进我心里,在墨香中吻你,爱你。”


手癌发了!!宣图第一张的软墙和目录里的软墙应该是软砖……非常对不起TAT


主催:我

宣图:废话/ @七厘 

排版:@風車與海 

文手: @嫌犯T  @尤冼  @博客没有名称  @堑涯  @萧隐  @...

唠嗑

我最近在学吉他。说是最近,其实也就是从昨天开始而已。我很轻松地学会了弹小星星,还没学会《龙的传人》,我的手小,根本忙不过来,而且现在已经磨得起泡了。现在让我在这里打字无异于一种酷刑。但我想要唠嗑的欲望战胜了疼痛。


我觉得我在音乐这方面确实没有什么天赋。从小我就知道了世界上有天赋这回事。我学过很长一段时间画画,一开始我在一个全是想要艺考的高中生的地方,高中生们用铅笔画人头像,我用油画棒画梵高、高更和莫奈,还画过一些莫名其妙的速写——我当时很不能理解速写的线条。那个时候我很讨厌高中生。显然我在那里是弱势群体,年龄小,画的速写奇怪,并且这样年龄小又奇怪的学生只有我一个。要想假装听不...

1 / 11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