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 叶蓝 ] 蜃景(下)

用手机更文的我感到一阵阵的苦逼之气。
上请戳我主页…链接不能抱歉
OOC肾 私设肾 BE肾 致郁肾
bgm陈奕迅-时光隧道





许博远觉得自己真的是很久都没有梦见过叶修了。现在他挣扎着从办公桌上爬起来,只觉得从脖子到肩膀一连串地又酸又疼。灯光灼了眼睛,他向后仰去,将脖子搭在靠椅上,合上眼睛,好像舒服了一点。有些刻意地想要回忆起那个梦的内容,没想到不需思索太久画面就过于清晰地浮现。

梦里他操纵蓝河站在某个副本门外,剑指君莫笑,结果对方在千机伞上打了个混乱之雨,自己的剑生生地捅在了自己身上。到这里他有点困惑,荣耀系统是可以自杀的吗,他怎么从来不知道。

上帝视角的他听见君莫笑让他去相亲,然后自己脑袋顶着个文字泡,写着你先把稿子交了再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许博远想,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双肩,看样子熬夜加班不是什么好事情。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一下子就精神了,妈的,都后半夜了。

然后他反应了一下,哦,今天开始是中秋假期,不用上班哈。还得回家。

历尽艰辛走出办公楼时他有些愤愤地想,他往保安室打电话时打经老头有工夫骂他怎么就没工夫告诉他带伞。

雨下得挺吓人,估计也是刚开始,一时半会他也不敢走出房檐,等雨稍微小了一点他就跑过一个街角,来到附近的商业街,在商场门前的台阶上,挨着个熟睡的流浪汉掏出手机想打辆车。

——没电了。

许博远现在满脑子只有脏话。为了不让自己在焦躁的驱使下一不小心把流浪汉踹下去,他跑进了地下步行街入口。什么东西在他心里蠢蠢欲动,许博远没去管他。

每次下大雨这里总有人兜售伞——嗯,现在两点了对吧。

浑身湿透地跑进来才看见营业时间到晚十一点的字样,平时他鲜少逛街,哪里注意过这个。好在入口楼梯上有顶棚,不然他现在可能真的要忍不住破坏公物了。

一遇到君莫笑就没好事。许博远没处发泄地想。下了楼梯,站在放下卷帘的入口前,久远的记忆被牵动的关系吧,他觉得自己竟是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大半夜不回家你在这做什么呢?”

“我回得去吗?”也不管这人到底是谁了,许博远头也不回地呛了一句。他现在心情很差,非同一般地差。

“脾气见长啊。”

背后传来清晰的脚步声,踏着外面的雨声,汽车溅起的水花声,正一步一步地逼近他。许博远无处可逃,无端想起电视上总介绍的女子防身术,提包里只有个手电筒勉强算的上武器,不过他觉得以自己手电筒的袖珍程度拿出来和不拿出来没什么区别。

他转过身。“叶神,我没装备给你爆。”

来人停住了,和他还隔着不少台阶。脚步声滞住的同时许博远也看清了他的脸。不能更熟悉,却总有说不好的地方和记忆中颇有出入。然而感觉始终是不变的,鲜活的心脏复苏的声音没记性地忘记了他们缺失过的那几年。

“就这么肯定是我?”

“荣耀里可以自杀吗?”

两句话几乎同时出口。两个人都愣了。

彻夜不灭的霓虹灯被楼梯两旁透明幕墙上的雨滴折射出更花哨的效果,仿佛是黑夜里唯一真实的东西,却也是唯一虚幻的东西。许博远走上台阶,尽管鞋子里的积水让他几乎不想挪动脚步。他样子挺狼狈的,不过他并不介意。

“你之前当上第十区会长到底走了多少后门?”

一切都仿佛还是老样子。

“我挺久没玩儿了,”许博远走到和叶修隔两个台阶的地方说,“刚才做梦做傻了。同队的伤害都能豁免,也不知道我梦里怎么想的。”

“然后你来这儿寻找答案?”

一切都不是老样子。

“那你来这儿就为了告诉我这个答案?”许博远反问。他不去看叶修的表情,因为他都猜得出来。他接下来会笑,漫不经心地,说些他这辈子都不好意思说的回答。

“说话都学会带儿化音了?还得修炼,没我说话时听着顺溜。”

“有意思吗?”从未远离的坏心情演变成无名火,许博远终于是撞上叶修的眼睛,“消失这么长时间,你就为了嘲讽我口音不地道?”

“我就是想来买把伞,然后发现十一点就关了。”叶修倒是挺平静,倚着靠楼梯修建的石台,“他们一帮人还在KTV里呢,我不唱歌,他们就把我轰出来了,我不是故意遇到你的。”

“我也是。”

然后叶修无声地笑了。他没去琢磨这三个字到底赞同的是哪句话。

沉默黏着在湿凉的衣料之间,不平静在手指叩着石台有规律的轻响中若隐若现。曾经无比熟悉的人竟陌生到让自己不敢问出心里最底层的问题,忍不住想要给他讲述这几年的自己,语言组织还在肚子里却就自觉矫情。时光的隔膜吧,或者是什么。许博远从不期盼他能够挽回什么,许是因为潜意识里一直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们从没有真正地,完整地道别过。

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自恋吧。

他也成熟了,许多事情看开了,然后也没办法再爱上另一个人了。漂亮的下属,知性的女作家,与其他部门联谊时重逢的校友,或多或少有照顾,有欣赏,有惊艳,唯独找不到动情。

说点什么啊。

让我们好好再结束一次啊。


/

叶修被拖来加入这个“家庭聚餐”实属无奈。

该叫弟妹的年轻姑娘迫切渴望更好融入有钱有势的叶家,叫叶秋提议小辈们不管近亲远亲一起出去玩。一大帮人里就叶修提不起劲,吃过了饭带几个初中高中的小孩打电玩时他才提了点精神。送走未成年人又夜宵,夜宵完在KTV点了最大的房间,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就这么有精力。一看就是年轻人的聚会,他这个老人真是吃饱了撑的过来,尤其是他听到哭着唱在希望的田野上的叶秋叫他准嫂子也一起过来的时候,他赶紧找了个机会从那些神志不清的人之间溜了出来。

平时看着都挺有人样,一看就富家子弟,结果一喝多都跟刚从精神病院里放出来似的。叶修估计自己回家少不了被老头子各种数落,还不如等叶秋夫妇一起,走在街上干脆也不想回去了。

正值午夜,街上也没什么行人,说完全相信治安是不可能的,因此他也没到处乱转,随便找了个网吧,发现自己没带账号卡。

随便刷了刷论坛准备回家,从小路拐过来就毫无预兆地下起了雨,他在拐角的公交站底下站了不小的工夫。

相似的天气总能提醒人些什么。他自认不是会在什么事里走不出来的人,但是总有些时候他仍旧会想起这段结束得无奈的感情。

当餐桌对面的女人神情专注地听叶修讲完刚过去不到一个月的分手经历后,很是平静地问他,你还爱他吗?

爱,也不爱。叶修回答。他没想过一个来和他相亲的女人能听他讲他这段经历,并且毫无质疑地接受了。他很少和这样的陌生人讲述自己的事。

那天下雨,对方的联系方式团在手心被水浇洇。从餐厅出来后叶修第一次想,他所选择的保护到底是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

然而他已经为了两人的未来主动做了那个说分手的人。木已成舟。

于是能遇到一个理解这些的人倒也是福气。那个人是一个情场同样失意的女子,也不再求天造地设的姻缘,两个人开始没有了牵手的约会。

这些,是之前的叶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想着这些不算太开心的东西,叶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跑向地下街的入口。

很久以前的一天,他和许博远难得去步行街吃饭,出来逢上骤雨。许博远说地下总会有人趁着这个时候卖伞,两个人就进去买伞。进去果然看到一个老太太,卖的多是便宜的长柄伞,边上有好几个人在付钱。

许博远拿了把红的,拎在手里沉甸甸的。他笑着问叶修,像不像千机伞?

得了吧,千机伞比这高级多了。叶修一边回答着,一边凑过去问价。老太太愣了一下,说这是她自己的伞,老伴送的,不卖的。许博远霎时有些窘迫,才反应过来这把伞上没有价签。叶修笑他,他也只好认了。

最后他们还是只买了一把伞。彩虹色的大伞,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街上人熙熙攘攘,忙着躲雨或回家,只有许博远,慢慢在伞下覆上了叶修撑伞的那只手。

他有点害羞地对叶修说,终于能在街上牵手了。

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将五指翻上来扣住许博远的。心里是被触动了的,也被刺痛。

一个光明正大地牵着他爱的人逛街的人,不会是他。

收回思绪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追着那个身影走进了雨里。还没有准备好,这再次相遇就突然来袭。眼前几乎没有人迹的雨里有拥吻的情侣,电影一般的场景,而他们,已经不再是主角。


/

“我明年年初结婚。”

头发上未干的水珠滑进耳朵,很不舒服。许博远哦了一声,又觉得不太礼貌,最后干巴巴地加了一句:“祝你幸福。”

开场白为什么要用这句话?许博远有些恼。不肯承认自己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又怕叶修看出端倪,他转过头,假装看外边的雨。

针一样细密的雨织成一切措手不及,落入早些时候就积起来的水坑打出相互重叠的无数圆圈。水先汽化又液化在地面激起水雾,只需这个就可以判断雨势之大。汽车飞驰而过时会照亮眼前的一大片雨,这时的雨是银亮的,也更显得冰凉。

许博远强迫自己走神,想点别的——雨的形成,用三百字描写雨中的街道,初中学过的水循环的课文怎么背来着——几乎是机械地回忆着少时枯燥的作业,大脑的不负责任造成了嘴上不打草稿的诚实发言的乘虚而入,许博远感觉他的双唇张合出他从看到叶修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心里说给自己听的句子——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

如果第一句话说出来了,那么后面说下去倒也容易。

“有时候我会怪你,有时候又理解又舍不得。不过大多数时候我还是不怎么愿意想起你。

“叶修,你说,我们要是再晚出生十年,能不能比现在好得多?但是那个时候,我们有可能就不会再相遇。咳,我现在总接触文化人,说话都矫情。

“我晚上做梦一梦到你,第二天就准没好事。还好我本来就不怎么做梦。”

“这几年我有时候也想,”叶修打断他,“如果我再早几年认识你,会不会拉着你往我家门前一跪,我家老头不答应我就不起来。那样我们最后能不能在一起,还有没有最开始的感觉?”

许博远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作为一个大老爷们,这么长时间心里再憋屈再难受,他也从来没掉过眼泪,今天却因为叶修的这句话差点在眼前蒙上雨幕。

一辆大声开着车载音乐的车驶过来,水花溅起老高。

“…敢疯狂拥抱/敢将伤痛忘掉
不知道害怕/就没什么烦恼
一旦领教现实残忍/未战会先逃
一旦世故保守/活得就冷静苍老…”


在如果中设想其他时空的爱情,看得见摸不着得更令人扼腕。就像是在沙地上为彼此画一片海,在海上躲进不存在的舟。他们只剩回不去的过去,以及来不及的未来。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谁说的这句话,在大雨倾盆中已经记不清。

碰巧同行,碰巧分开而已。

叶修轻轻推开大步跨上去抱他的许博远。四目相对,眼神里都有不清不楚的东西。

“为什么推开?你明明…”许博远哽住了,他从没见过叶修在谁面前展现过这样的表情。

“都过去了,”叶修苦笑,“我们早就该各自朝前走了。”

依旧无关对错。只是朝前走罢了。

彼此给过的风景,好好收起来了就再难一起欣赏。

顺着玻璃幕墙不断滑下的水珠不解风情地享受着这个游戏。许博远紧紧抓着叶修的外套,拧出的水流进指缝了又松开。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那辆车开了循环播放,最后消失在叶修耳边的是他少年时最喜欢的一句。他看见眼前人不出声地念着那句歌词,很想吻上去,堵住谶语一般的结局,最终也只是替他拭去了额发上最后落下的水滴。

“爱,本来多晴空,后来多监牢。”

FIN.




——————————————

下面是废话。
打上fin的那一刻有点空落落的。有种脑洞儿子终于成人了却舍不得他离自己而去的感觉。
有些地方觉得处理的还不好,等我以后有空会再次修改,因为对这篇文我其实真的挺用心,里面有很多一直想表达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地传达出来。
叶蓝是我在全职里的初心,虽然少天一出场我就迅速爬成了叶黄,但是对于这两个人我还是一直很萌的,以后想到甜梗有时间大概会好好为他们写个HE吧?
一直有姑娘看真是太好了,有卡文的时候,也有过对结局处理的纠结,好在有人支持我才坚持把她写完了,不管你是从七月份就给我点过小红心,还是刚刚看到这篇文,我都不胜感激w
也感谢一切读到这里的人,希望可以在评论里提意见给我,二修时我会视情况采纳的w
最后…别找我谈人生,我只是个玻璃心的小透明qwq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