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楚苏]关于我爱你

还有人记得我吗…。短小的一发更新

*楚云秀X苏沐橙 非友情向注意
*OOC肾 校园架空向
*小透明玻璃心求轻喷 前文见主页果咩









[十五]



楚云秀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她们的脸,听见相熟的女生叫着“你们不会亲上了吧”楚云秀才惊觉自己在做什么。



——抱歉。



把人拉到一旁以后就随即而来的拥抱大概是想传递这种思想。苏沐橙没有推开她,但楚云秀听到了她刻意放轻了的叹息。于是楚云秀松开手,坐在长沙发的一端,很安静地看着苏沐橙。



旋转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花了她的表情。



“云秀,你还想继续唱歌吗?”



突然被问及这种话题,楚云秀一下子被拉回现实。“不想了,嗓子喊得都疼了。”



“那…一起回去吧?”苏沐橙问。见楚云秀点头,她又试探性地加了一句,“那我去和莫凡说一声…毕竟是我拽着他来的…那个,你不要多想啊。”



楚云秀失笑。她歌也唱了,酒也尝了,最重要的是人也亲了,气早就消了,想想之前的举动也觉得未免带了点孩子气:“之前是我不对…你去吧,我又不会…”她想说吃醋,想了想又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反正我不会多想的。不过你让他一个人留下来?我看他也不像会融入集体的人,留下来也尴尬,不如叫他一起走吧。”



楚云秀说的是大实话,苏沐橙却像是有什么顾虑一样迟迟没有起身,罕见地犹豫了一下:“我说的一起回去,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一起回去。”



她有些羞涩地笑笑。



“偶尔也像这样,想任性一下啊。”





[十六]



“……”



“……”



手拉着,话却说不出来,好像动一动舌头就能想起刚刚的那个吻。心事明明早就被戳破,第一反应却仍旧是圆场。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楚云秀总感觉脸烫得吓人。她尴尬地开口:“我脸是不是很红?”



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红就红嘛,我不也是一样?”她眨动漂亮的睫毛,“带你醒醒酒再走吧。”





被苏沐橙拉到一个挺大的公园,黄昏已至,天边的火烧云将一切都映得红彤彤的。草地上有互相追赶的孩子,只属于那个年纪的笑声让人不知不觉间就抛开了烦恼。



“这里我小时候经常来的,那时候只是个小公园,除了健身的老人很少有人光顾。叶修跟哥哥那时候总带我来放风筝。”



“叶修还会放风筝?”



“哈哈,看不出来吧。那时候他还叫叶秋呢。”



楚云秀本想继续追问,但看到身边人因沉浸在回忆中而恬静温和的笑容,突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们在草坪上席地而坐,夏日的高温在这时已经开始收敛,草地却还是暖的,带着一股说不清是喜欢还是讨厌的味道。



“以后我也带你来吧。”苏沐橙突然开口。



“诶?”



“放风筝啊。”



“除了放风筝呢?”



“以后的话……”苏沐橙低头,扣住楚云秀的手,“如果是你的话,像那样也可以的。”



循着苏沐橙的微微颔首,楚云秀找到了“那样”指代的事情:外围的长椅上,有情侣在窃窃私语。



“你不会觉得很尴尬吗。会有人对你指指点点,毫不掩饰地打量你,说一些和他们本来没有关系的话。”楚云秀努力将话说得含蓄,“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推移总会越来越扰人,总有一天,你会厌倦这样的日子的。那么躲藏也好,习惯也罢,总有一天——”



“你真的认为我很在意吗?”



“比起那些,比起不知道婉拒还是拥抱的感觉,比起发自内心的无能为力,比起被你温暖却不能有所回应的感觉——你真的认为,我更在意那些吗?”



没有回答。就好像一道解不清楚的证明题,总想着“如果再给我一个这样的条件就好了”,可是该有的东西其实早就白纸黑字写在卷面上了。进或者退,亦或者保持现状,所有的选项列得明明白白,判断权却不知如何行使。该怎么形容呢,理智和感情争执不下时的感觉,从身体内部伸出的手将身体撕裂成两部分,每一半都血肉模糊。



冗长的沉默,无声电影一样,只见到展了又收的眉,紧了又张的五指,燥热的风吹与不安的草动。



“就这样吧。”苏沐橙自己圆场般地回答。



哪样?



没人再追问。



——或许每个人都应该会写的四个字只是知足长乐。





[十七]



“我们并没有开始过啊。”



楚云秀猛地睁开眼睛,意识到她正伏在图书馆的桌子上,目光所及只有双臂环绕出的黑暗里模糊的木纹。高中时可从来没想过会这样——



她不情不愿地抬头,望着桌上摞着的她再也不想看第二遍的书——比高三还讨厌,她想。



最悲哀之处或许就在于,于他们普通人来说,不管什么事情,到最后终归只有说一句,“就这样吧。”



“算了,没心情学习了。”



她捋了捋头发,抱起那摞看上去就很专业的书,穿过一切苏沐橙曾憧憬的风景。



楚云秀能清晰地描述所有那一天的景象,也试着写过日记,时间地点人物,场面描写心理描写,简直是通过话痨来碰采分点。她记得自己说过“你不是说考试没过么,面试官其实都是看脸的吗”这种伤人的话,也记得心里有多么想扇人巴掌——不久以前听说苏沐橙雅思成绩可能不过关时暗自庆幸的自己,和弄哭苏沐橙后再心疼无措也不知道如何挽回的自己。



并不是怪苏沐橙几乎等同于不辞而别的通知,楚云秀是怪自己不够执着的强大。不断说服自己没有再近一步是长久的保护,可是总有什么,嘶吼着,渴求着暂时的一点满足。于是她渴望,起码留在她身边,等待对方忘掉学生时代的幼稚与莽撞,等待自己适应自己的身份,然后各有己路,挂牵而不亏欠。



她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个明白人,不需解释,不需挽留,一切慢慢都归复平静。她填了苏沐橙喜欢的国内大学,在漫长而又漫长的暑假里一再见面,整天泡在一起,上同一个交际舞培训班。苏沐橙意外地不擅长跳舞,说是小时候家里负担两个孩子的日常花销已经很困难,这种东西自然是没钱去上。



“倒是一点都不影响你的气质呢。”楚云秀含着奶茶的吸管说。



“诶诶?可是如果小时候学过的话现在也不会这么抓狂吧……完全跳不明白啊?”



“嗯,所以……到底为什么要出国呢?”楚云秀并没有怎么在听的样子,思绪扯得很远。



“因为哥哥在国外啊。”



“好好好,我服气。”



“也可以打电话的嘛,”苏沐橙笑,“没关系的。”



“没关系”指什么,楚云秀心知肚明。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5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