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楚苏]关于我爱你

*楚云秀X苏沐橙 非友情向注意
*架空 OOC肾 前文见主页
*不是很长的更新 这篇可能快要完结了……he






[二十八]

在肯德基见面——也亏他说得出口,楚云秀想。集中不了心绪地玩着用来打发时间的手游,结果激烈的游戏背景音乐反倒让她更加心焦。

一点五十四,她等的假想敌还没有来。

卡通小人倒地,系统提示这关还差百分之十一通关。楚云秀划掉游戏后台,锁屏,又打开,另一只手敲击着桌面。旁边的桌边坐了一个中年大妈,啃着炸鸡,正毫不收敛自己目光地打量着她的靴子。楚云秀尽量忍住不去瞪她,转而回忆起早一些的事情。

来之前她给高中学文的一个同学打了电话。那个同学显然有些惊讶,在听说她打听莫凡以后更加惊讶了。

“莫凡?他平时基本不和我们说话,问他什么都冷冰冰的,我们都怀疑他有心理疾病。啊……他成绩也就那样,不好不坏,上的本地大学,英语系——啊对对对!差点把最重要的给忘了!他那会儿喜欢苏沐橙!听说告白过好几次都不死心……”

楚云秀能明显听出眼镜男的音调立刻兴奋起来,有点想笑:“你怎么还这么八卦。”

应该没有哪个男生喜欢被说八卦:“……我现在是我们学校的校报娱乐版记者……这都是职业病,职业病。”

“你喜欢舒可欣还是舒可怡来着?”

……结果被挂了电话啊。楚云秀听着那端嘟嘟的忙音想着。

过了很久她收到了眼镜男的短信:如果还能联系上可欣,能不能帮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怪过她?

怪过什么?楚云秀不便多问。但是这份感情,她是在屏幕那端、确确实实地接收到了。

能喜欢一个人,包容一个人,实在是了不起的事情。不管是谁,在自己的故事里做着主角的时候,总要上演一些可能很平淡的悲欢离合——可是它们其实从不平淡。“喜欢”这种感情是该被珍惜的,即使不被那个人接受,也要好好保护,好好珍藏。至于旁人,压根没有立场指摘。

这么想的话,看着面前这个依旧面容阴郁的男生……

……也还是很介意。



[二十九]

“你好。”莫凡生硬地和楚云秀打招呼。

楚云秀嘴角抿来抿去,也只能回一句你好给他。莫凡显然不会巧妙地开启话题,“你知道我是谁?”

楚云秀眉毛又是一跳,“……我记得你。”

“哦。”

楚云秀有些无语。她想了想,决定开门见山地问他来意:“你今天来,是为了问我沐橙的事吗?”她特意用了亲密一点的称呼,像在昭示主权。

她没想到莫凡会当机立断地摇头,“不是,”他停了一会,“我很了解她。”

了解?楚云秀愣了愣。她都从来不敢说自己了解苏沐橙,只是一直在尽可能地关切她的感受——毕竟关于苏沐橙的过去,总好像有那么多东西不可触碰。因此她终归只是小心照看细心保护,却很难知道她过去的什么事情。她更不相信莫凡这样一个不善交流的人会比她了解苏沐橙。

楚云秀假装查看了一会短信,结果莫凡好像根本没有往下说的意思,她只好进一步问他了解什么。

莫凡听罢,从椅背那里将带来的双肩包拽过来抱在腿上,拉开最内层的拉链,掏出三个封面很非主流的相簿。每个相簿上他都贴了标签,像是表示的时间。

“这本是她小时候住过的地方,还有她初中和同学在一起的合影,”莫凡指着标有“0925”的相簿说,“第一张是在九月二十五日拍的。”他好像格外话多了起来,又指着最厚的一本,“这本是她高中的时候,”然后下一本,“这是她高中毕业以后的……”

楚云秀拿过最后一本,随便翻了两页就看到去年夏天自己和苏沐橙站在路边喝冷饮的照片,有种难言的愤怒从血液里翻涌出来:“你跟踪她?”

莫凡点了点头。他竟然没有否认。“只是在高考之后的暑假。”

“所以你到底是想告诉我什么?你比我了解她,比我更有资格和她在一起?”楚云秀尽量压低声音,因为邻座的大妈还在看她,这次是看他们,“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是带着你的个人珍藏回去吧。”

“我并没有妨碍你。”莫凡说。

楚云秀没说什么,翻开最厚的相簿,很多是手机拍的不甚清晰的苏沐橙的背影,还有很多她在活动里做主持的学校官网图。看来莫凡好像并没有说谎——其他地方的照片倒是也有,但是应该不是刻意而为之的。

“一直都有很多人喜欢她。”莫凡低头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照片说,但是最终还是没法说出“可是只有她一个人对我好”这种姿态过低的话。“送你了,这些。”

楚云秀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为什么?你拍这些不是为了自己留着的吗?”

“是。”

“那为什么送我?我没什么理由接受吧?”

“我想让你更了解她,”莫凡终于抬起眼睛看楚云秀,“她其实很脆弱,还总是在考虑别人的感受。她很爱你。”

楚云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暂时先压下脑中复杂的想法转而翻起桌上的相簿。她看到苏沐橙十八岁生日的一张照片,那天他们都在叶修家,照片中间苏沐橙闭着眼吹蜡烛,旁边的苏沐秋和叶修在给大家分蛋糕,她也看到了自己,穿着当时最喜欢的长款毛衣,笑着看苏沐橙。她记得这张照片是社联副主席给大家拍的,自己家里也有一张——然后她在角落里找到了莫凡,手里拿着一个像是礼物的东西,低着头,并没有看寿星,像一个受伤的孩子。

某种女人天性里的柔软让楚云秀的语气放缓了很多:“你不要太为难自己。”

莫凡听闻之后突然起身,凳子在地面上划过,发出慌乱的响声。他留下一桌的相簿,快步走向门外。后背上的双肩包口还敞着,显得滑稽又令人心酸。

楚云秀想也没想地抓起那几本相簿前去追他。莫凡显然没怎么锻炼过,不多远就被楚云秀所赶上。

“我会好好对她,会努力了解她,”楚云秀扯住他的书包说,“她在国外交了很多朋友,但是还是常常说起你,”她撒了个小谎,“也请你能向前走就向前走吧。”

“书包里,给她的。”莫凡语气生硬地说,并没有回头。

楚云秀探头看了一眼,书包里空空荡荡的,她只拿出来了一支用了一半的水性笔,最普通的那种。

“高二刚开学时她借我的。我一直都没还她。”

楚云秀默然。她帮莫凡拉上了书包,没再回头,走向家的方向。


[三十]

等楚云秀等得无聊,苏沐橙平躺在她房间的床上玩手机,手不小心一松,高举着的手机差点掉到脸上。

太惊险了,她拍着胸脯想。

也因此她失去了对手机的兴趣,转而去看楚云秀的一排排书架。说实话底层书架上的书都很中规中矩,还散发着浓浓的学术气息,尤其是一本讲遗传学的,厚得吓人。她搬来凳子,踩上去去看最上一层的书。

书都是摞着放的,书脊朝着墙,有电影杂志的剪贴簿、数不清的《名侦探柯南》、还有她们初中时风靡一时的一堆小言……总之是一些“绝对不能让家长知道我的零用钱去处”的书。苏沐橙失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是很难想象她在家长心里和在自己心里的形象有多大反差呢。

不对,不该有反差,因为从某个方面来讲,楚云秀对他们来讲,都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已。

苏沐橙将那一摞《名侦探柯南》摆好,想从凳子上下来,结果凳子突然摇晃起来,她差点摔倒。她低头看,才发现是凳子压住了一串钥匙。

一般这种钥匙,都是开抽屉的吧……苏沐橙坐在地毯上来回把玩着上面有点生锈的圆环,想。她还不想偷窥楚云秀上锁的抽屉……

“想看就看吧。”

楚云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身上有凉风的气息,鼻尖冻得红红的。苏沐橙立刻笑逐颜开,站起来捏了捏楚云秀的脸:“外面冷吗?”

“穿得有点少……”当然是为了见莫凡时让他感受到自己狂霸酷炫的气质,就像那些在冬天只穿西衬下一秒就钻进空调车的总裁一样。

苏沐橙拉开楚云秀的外套,抱住她:“现在呢?”

“冷。”

苏沐橙又抱紧了一点:“现在呢?”

“你亲亲我我就不冷了。”见到苏沐橙又羞又恼的样子,楚云秀笑得特别开心。但没想到她真的亲了,主动而缠绵。

“你现在真是……”楚云秀将双手环过她的腋下,“没羞没臊的。”

“不是你让的嘛。”苏沐橙把下巴抵在楚云秀的肩膀上,蹭来蹭去。

楚云秀拍了拍苏沐橙的后背:“行了行了,我要说正事。其实我刚才去见莫凡了。”她能感觉到苏沐橙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一直都对你念念不忘啊。”

“嗯,”苏沐橙很大方地承认了,“但我没想到他会去找你。”

轻轻松开苏沐橙,楚云秀脱下大衣,从地上的手提包里拿出那支水性笔:“他还你的……好好收着吧。”

“你不吃醋?”苏沐橙接过的时候问她。

“这不是废话嘛。但是……”楚云秀向后甩了一下妨碍视线的头发,“但是我知道别人都抢不过我。”

“我相信你,一直都是。”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