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是非》

去年六七月份写的 搬运过来 现在看起来文笔有点幼稚。



01.
还记得那个从前的我怎么梦见你。
我喜欢你的马尾,在阳光下像鳞片泛金的游鱼。顺着这尾游鱼,轻易就辨认出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你,和那些明显还有些生疏的同学一起,在不太宽的人行道上并肩回家。突然谁挽了你的胳膊,你一怔,我知道不擅面对陌生人的你在暗暗紧张,手脚活动都开始不自然,却装作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
不会去拆穿你的小伪装——你讨厌下不来台——但其实你也知道的,外人看得太真切。
叽叽喳喳的小女生一群一群走过,说着奶茶、明星和新认识的男生。你跳起来——不,你不会——你只是大幅度地与曾经的同学挥手,心里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淡淡惆怅,故作老成地想,到底还是散了。
到底还是散了。
那节少有人自习的自习课,我趴在桌上写日记,慢慢安下心。
只是忍不住去想你在做什么:逛文具店、看小说、给家人讲新认识的同桌?
那个我,当时,真的很羡慕你。
02.
“原来你也是会有感情的”,不是别人偏偏是至亲这么评价我。
我那么像冷血动物吗。还好我知道,至少你不会这么说我。
可是你现在也许在某个角落,和哪个我几乎想念到掉泪的人吃冰淇淋。
很想去看看你。却知道我不能。
“我们”早就不是我们。我不再那么尖锐骄傲,像是做过一次不成功的植皮手术,只想着将自己藏匿于人群之中,再懒抛头露面;而你,愈发春风得意——我没猜错吧?
与其像我日复一日因为芝麻大点的小事惶恐,不如做你还偷得潇洒自在。
03.
代替你发了那篇3000字的邮件。
一定会有这样的一幕——也许不止一幕——他走过时别人朝着你挤眉弄眼,你却不知道为什么除了你没人看见他脸上的仓皇。嗯,你们都没办法在经历争吵后继续扮演好朋友。
你不会道歉。因为你不曾孤独。
所以那天晚上,是我按捺眼泪低三下四。
他说我没变,我心里苦笑,那是因为他未曾了解过你。等遇见以后他就会明白究竟什么叫作“没变”。
04.
想不出你还会不会因为一张卷纸烦恼一个星期。
没错,我开始想象不出你的样子了。
因为我们两个的生活再难重合。
你不需要考虑哪个老师会出现在门口,你不需要因为谁借过你的小考卷就心神不宁,你不需要担心排名忧虑考试。若是你和谁吵架掀翻了桌子,会有别人帮你扶起来。曾经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也会是我的生活,却发现自己在这个误打误撞来到的地方,只是个小心翼翼的异乡人。然后,再也回不去。
你在嘲笑我吧。
“如果我当时…”
05.
喜欢谁,讨厌谁,猛然发现我们再也没有共同好友。
争吵,摔门,妒忌,小家子气,偏偏这些,我还是像你。
06.
我没有告诉你吧,她说她要嫁给YY。
我应该也没有来得及说,我们都曾发誓要爱一辈子的那些人,太多都已经慢慢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中。
于是就忍不住想,如果是你呢,会容忍这些事情发生吗?说白了就是想找个人质问,为什么面对这些的,就非要是一周摸一次网线的我?
发了疯地想要去找你,偏执地认为一切的根源全部都是因为你。嫉妒你,想与你交换生活。
07.
但是现在不会了。
08.
我从来不肯改变的只有不愿丢面子。
要比你过得好,要比他们过得好。我知道这是种类似病态了的攀比心理,可是除了这种阴暗的理由,我再也没有什么理由生活在这个次元。
于你,我终究还是成了冷血动物。
那一年我平复下来花了太久太久。等到真正安定好了自己,闭上眼却发现你那里的信号在我脑海里只剩闪烁的雪花。
拼凑出最后的画面,你剪短了长发,不知是对着谁在低语,“我想成为她。”
09.
你说的那个人我再熟悉不过,就像熟悉你一样熟悉她。可是我不能去拆穿你——你讨厌下不来台。
没错,我也一样。
终究无法殊途同归。忘掉你时,我心里甚至有种负罪感,以致于我一度不愿承认,当初我是多开心终于从你身边逃离。
你在书店买我几个月前做完的练习册,你的短发看起来有点不协调,你轻轻咬着嘴唇上的死皮,你说你很后悔并且很想成为我。抱歉,我猜到了。
10.
硬要说谁对谁错的话,我想不出答案。
因为那个五月就算我只差一分,我也会心甘情愿地做你。
只是遗憾无法遇见你,因为还是想知道,你会怎样在人海中朝着再也回不去的岔路挥手,我亲爱的、三年前的自己。

评论
热度 ( 3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