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楚苏]关于我爱你[FIN.]

*楚云秀X苏沐橙 非友情向架空 私设有OOC肾
*完结了 可能有番外 具体感言等我修过全篇,我困了【
*我有结尾尴尬症,写得很煞笔,还请见谅,我会修改的
*谢谢一直有朋友关注这篇,我很感动,阿里嘎多!!!【鞠躬】
*再次鞠躬







[三十四]

摊过牌后居然也相安无事,没人找楚云秀麻烦,如果排除好像总有双眼睛盯着她们以外。

“这么快就过年了啊,”被鞭炮吵醒的苏沐橙带点倦意地说,抬手去床的那头找楚云秀,“秀秀啊?你们家要不要贴春联啊?”

楚云秀倒是没听见鞭炮声,不过被苏沐橙这么一弄也醒了,回手握了握她:“起来就贴。再睡一会吗?”

“不睡了……我会写对联哦。”

“写毛笔字?”楚云秀把脸闷在枕头里转了一圈,扑向苏沐橙,“以前怎么不知道。”

“高一的时候我还参过学校的书画展。”

楚云秀感觉很是遗憾。她自认这方面造诣不高,这种东西也就是一走一过即罢,何况她那时可能还不认识苏沐橙。

苏沐橙好像看透了她心里的想法,用手梳了梳楚云秀还凌乱着的长发:“没事,一会写给你看。我也好久没碰过毛笔了。”

“好……”大概是又睡着了,声音闷闷的有点可爱。苏沐橙扑哧一声笑出来,想起床换衣服,冷不丁被一双手环住。

“别走。”

倦懒的、还未完全清醒的带着沙哑的声音,听得苏沐橙心头一悸。她收回腿重新蜷进被窝,紧接着就被楚云秀生生又给拽倒,半张脸埋入她的棉被。

“好,我不走。”她撑起身子,任由楚云秀抓着她,安慰小孩子一样说。

难得见到这样的楚云秀。别人的印象里,她总是最坚强的那一个,倒不至于说牙尖嘴利但绝对让你心悦诚服,很少在人前落泪,所有任务交给她绝对让人放心。但是——苏沐橙摸了摸她的脑袋——偏偏在自己面前才会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喜欢赖床,偶尔也孩子气,也会紧紧抱住自己,而不是只把一切哽在喉头。因为这样才更喜欢她,不会因为缺点而觉得“她不是自己想象里的样子”,而是觉得她这样才更有真实的魅力、更让人想去爱。

爱你吗?苏沐橙看着楚云秀的睡颜自己问自己——所以爱和喜欢,到底有什么区别?


“喜欢一个人,你不会想到你们的将来;爱一个人,你们常常在一起憧憬明天,”苏沐秋说,语气里突然多了点笑,“嘛,我在网上扒的。”

“早知道就不问你了……”苏沐橙手一抖,差点把墨洒出来,她没看苏沐秋,挑选出了一个比较镇定的表情,“那,如果我爱她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都默认了。”

收到了意想之外的回答,苏沐橙猛地抬头,结果一笔到底还是点歪了。她懊恼地折起这张纸,在一旁的手帕上擦了两下手,假装注意不到哥哥的视线,假装前前后后的一系列事情都已经了解过了:“你默认算什么呀。”

“默认就只是默认了?”苏沐秋伸手递给她一张新纸,想了想又拿回去,摸过来一把裁纸刀,“默认,下一步当然是支持你啊。”他仔细地将一张大纸对折,抚平边角后小心地裁开,用手捋了一遍毛边,然后再放到苏沐橙手边,又一气呵成地另抽了两张纸巾。

“这么点事,哭什么啊,大过年的,”苏沐秋把手放在苏沐秋的头发上,“再怎么样也还有我护着你,还不够啊?”

“她也勉强能做到我的十分之一了。”下一句话语气突变让苏沐橙一秒钟破涕为笑。

“行了你,真是的。我继续写字了,这么多天白吃白住的。”

“白痴白住,”前两个字被刻意加重,楚云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来梳洗完毕,“真当你走我不知道。”

苏沐秋朝苏沐橙耸耸肩:“你们的场合,我撤了。”楚云秀听完笑出来:“算你当哥哥的还识相,”她自己搬了个塑料凳子坐在苏沐橙身边,“没事老哭什么。”

“你看出来啦?”被戳穿的苏沐橙有一小点不好意思。

楚云秀撑着桌子靠近她,眼睛里倒是专注:“睫毛湿的,暴露了你。我先当你是激动哭的,明年再跟我解释。”

那不就是明天吗?苏沐橙想吐槽,忍住话了没忍住表情,被眼疾手快的楚云秀抓拍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手机拿出来的?”

“想要照片就快写。”


[三十五]

“再往右一点,”苏沐橙指挥楚云秀,“对,然后贴吧。”

“还挺好看的嘛,”楚云秀欣赏了一会,“想拍就快点拍然后进去吧,走廊冷。”

苏沐橙眼睛里闪过一点笑意。“那你不要动哦。”

快门按下的瞬间楚云秀恰好扶着把手回头,不自知地挂着微笑,墨绿色长款毛衣和红色的对联摆在一起还很有过年的感觉。照片的主角眼睛里倒映着安稳的温柔,朴素的走廊竟然真的有种家门前的气息。

“扯平了,”苏沐橙上去给楚云秀看,“我发朋友圈咯。”

楚云秀看着对方手机里的自己,有那么一点惊讶,她也是第一次注意到,现在的自己连眉梢都是暖意。她长长地出了口气掩饰那种没有预兆地袭击的幸福感:“庸俗的小女人。”

被她骂着庸俗的人,现在用着她推荐的滤镜,连着她家的wifi,发着只有她可见的朋友圈,上面写着“和你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三十六]

“我们去看放烟花吧?”被当作背景音乐的春晚进行到一大半的时候苏沐橙小声地问楚云秀,“广场上就有放的。”

“人很多吧?”楚云秀愣了愣,“就咱们俩去吗?”

“可以悄悄溜出去啊!又没有多远。我哥忙着写程序呢,不让我打扰他。”

谁知楚云秀直接站起来走向父母卧室:“妈,我和沐橙想去看烟花。”

年轻人对春晚没什么兴致,楚云秀家乡这边也不是很热衷吃饺子,不过走个形式。

“人挺多的吧?我总觉得不安全。你丢了就丢了,人家这漂亮小姑娘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保证注意安全,把她活着带回来。”

“怎么说话呢,开口就活啊死啊的。你小时候这儿还出过踩踏事故你忘了?”接下来的时间是安全教育座谈会。楚云秀干脆坐在床沿听着,不时答应着的同时还软硬兼施。

“行了你们去吧,一定得注意安全——”

楚云秀抬眼看向躲在门外偷听的苏沐橙,朝她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两个人裹着外衣走出去的时候已经快要零点了,走到广场也是熙熙攘攘一片,大部分都是一对一对的年轻人。

“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个山包?”楚云秀问她,“那里人少,视野还好。”

苏沐橙向四周扫了一眼:“那里吗?半夜上山怪吓人的。”

想想也的确是这样的,连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一脚踩空,别提保护苏沐橙了。楚云秀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苏沐橙好脾气地帮忙顺了顺被楚云秀抓乱的头发:“就在这里看吧,一样也能看到。”

楚云秀干脆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站着:“这么看这个广场可真小……等元宵节我们去市里最大的烟火晚会吧。”

“要开始倒计时了。”苏沐橙看了眼表说。

不知道怎么心里还真有点激动。本来是想陪苏沐橙来看看热闹,但是因为不燃放烟花爆竹的观念慢慢深入人心,她也好久没正经看过一次烟花了。小时候还有些讨厌爆炸声,现在倒有几分童心一样在期待了。

人群开始骚动,喊着计数的口号。苏沐橙也跟着喊得起劲。

“10!”

“9!”

“8!”

楚云秀看着灯光映照下的苏沐橙,依旧美丽得动人,小孩子一样雀跃着,眼睛里散发着熠熠的光辉。看她就够了。

好像受到什么感染一样,楚云秀也学着苏沐橙的样子一手在嘴前拢起喇叭。

“3!”

欢呼声越来越高涨时,苏沐橙听到身边人的声音,诧异地看了楚云秀一眼,平时少有的沉浸在这种气氛里,抓着自己的左手渗着汗。

在计划什么吗……苏沐橙忍不住笑,错过了下一秒的读数。

“2!”

“1!”

“新春快乐!”不知是谁第一个迸发出来这样的喊声。一切叫喊在爆竹声里化成无意义的嘶吼,抛开了一切压力,忘掉了一切束缚,在被五光十色的焰火切割来的天空下,不顾一切地狂欢。

身旁的情侣都在拥吻。苏沐橙猜错了,楚云秀什么也没有计划。她笑得很开怀,指着平时难得一见的大型烟花让苏沐橙看。

“我看到啦。”苏沐橙倒觉得她比自己兴奋。

“好看吗?”

“诶?当然好看啊。我还喜欢刚才那个紫——”

唇瓣被轻柔地堵住,却好像接通了心脏的电源。苏沐橙不自觉地抱住楚云秀。衣服面料发出的滑稽的响声已被忽略不计。

“你最好看。我最喜欢你,”楚云秀在她耳边说着,呼出的气流撩拨着她的耳垂。

“好久以前的一天开始喜欢你,去年喜欢你,今年也喜欢你。

“明年也想喜欢你。后年。大后年。每一天。

“好喜欢你。喜欢到爱你。”

她们的头顶仍有花火盛开,“砰砰”的声音回荡在夜空,像这里所有人的心跳。他们中,有人会永远记得今夜,有人会慢慢忘却;有人在这之后得到幸福,有人走向相反的一端。

可是当下的生活就如此美丽。

“我爱你。”

他们说。

“我爱你。”

她说。

[FIN.]

评论 ( 29 )
热度 ( 28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