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原创BG】行云流水 17-19

嗯。哈哈哈。




17.

“你俩脑子有包?!”

米晴进教室的时候我和路远征正互相扯着对方的领子。她喊了那么一嗓子我才反应过来,路远征有点讪讪地松手。

他平时从来不生气,今天却莫名其妙因为一句话就来挑衅我,脑子确实有包。

米晴迈着她堪比竹竿的两条腿走过来,走路带风,吹起几张散落在地上的草纸。

值日生扫除了吗?我没头没脑地想。

“值日生扫除了吗?”路远征呆头呆脑地说。

“扫你妹啊!你俩没事打什么架?”米晴回头捡起被她刮掉的草纸,“路远征你妈在外边等你,让你快点出来,今天补课改点了。”

“路远征你晚上还补课啊?”

“是是是,我哪像你,不学都会。”

“你今天吃火药了?”我是真的有点看不懂他了。

路远征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大力地点了点头,将书包甩在肩膀上就走。

米晴抱歉地看了我一眼,和路远征一起走出教室。

就剩我一个了。我弯腰捡起那张被团了起来的便利贴,还是怎么看怎么像路远征的字。

真怪。


18.

下个月我们有队列广播操比赛,因此从今天开始,所有的体活课都要被用来练习。

我最讨厌这样没有意义的比赛——本来嘛,比完第二天做操质量又退回到比赛之前,也无法治疗领导的强迫症。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会做操。

路远征就站在我后面,倒是不和我生气了,只是我一动他就笑个不停,大声叫米晴过来看。米晴本来应该很热衷于这样的活动,今天却一脸冷漠只顾着和别的女生聊天。哦,那女生看着她都得仰头。

我的关注点是不是又错了。

“严肃点严肃点!李行云你好好做操!”体委走过来呵斥我和路远征。

我真的不会做,学操的时候我都逃了,去年比赛请了病假,哪里知道伸展运动手心朝里朝外。

“这样吧,咱们分小组练习!赵越飞你快教李行云做操!”

我们班女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开始鼓掌。尤其是米晴,被一堆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起哄的主力。

“这多没效率啊,他俩在一起怎么能做操呢,”米晴的一个朋友何园西说,加重了“操”字,“找个女生教啊!赵越飞自己做的也不标准吧?”

最近他们都哪跟哪?

结果有人冲上钱对着何园西拍起巴掌:“就你了!”

“和体委一起教!”

起哄国民cp——体委赵麦和何园西一直是我们班同学的两大乐趣之一。另一大我不是很想说。反正这群人和小学生没两样。我回头看了眼赵越飞,他的脸上分明写满了同病相怜。

“教就教呗,”厚脸皮的赵麦耸肩,“你好好看着啊!”

后一句是对我说的。但我偏偏不想叫他们有乐子看——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优秀,不愿同学玩物丧志:“行了你俩回家秀吧,我点名别人教我。”我扫视了一眼人群,发现正和别人扭打的米晴身高极其突兀。


19.

我从来没见过米晴脸红,老师说她她也一直一副诚恳的样子,但是面色一直正常得不行;看到喜欢的演员也会尖叫,但也不会从脸往外冒热气。……难道她和我一样不会做操?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像你一样不会做操。”她突然甩过头来对我说,细长的马尾划了长长一道弯。

得,被她看穿了。

赵麦咳嗽两声:“那好——全国中学生第n套广播体操——”

背对着我的米晴脖子都红了。我听见人群中有骚动,但我懒得回头看了——想都不用想这群幼稚的人对于所有异性同性间稍微能展开遐想的东西——都能展开遐想。

“——初升的日!现在开始!预备节!”

米晴使劲跺了跺脚打断了赵麦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转过头来一把推开我。“停停停我不做了,”她低着头说,然后又使劲推了我一把:“你爱找谁找谁。丢人死了。”

我,我不会又要惹哭女生了吧?!下次体育课还是别出来了。

何园西跑过来跟米晴嘘寒问暖。我听见有人说“散了吧散了吧”。我突然感觉大概是有一件什么事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唯独瞒着我。然后我又听见赵麦大喊解散的声音——不是还没做操吗?

啊,真不舒服。我过去勾赵越飞肩膀,他也正现在原地,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我感觉他们有事瞒着我。”

“我也这么感觉。”

“算了你教我做操吧。”一阵矫情的沉默后我说。

评论 ( 3 )
热度 ( 5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