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前女友可以吃吗

小孩子不要看


有时候人是会被无力感打败的,就比如现在。我妈怎么就不能明白,让我承受不了的不是外界有哪里不好,而是我内心对自己的否定?她怎么就不能带我去看看医生让我知道,哦,我只是得病了,还好只是得病了,是可以吃药的,可以治好的。

每次站在高处我都想跳下去。明明我恐高,还好我恐高。

和两年前的夏天如出一辙。那个夏天我鬼迷心窍地吻了当时还只是室友的前任女朋友,用舌头狂甩她的舌头,一开始她很抗拒我,后来半推半就,再后来将我按在床头亲我,她吻技说实话很烂,可是我被她这样半强迫地亲实在很爽,更别提一线之隔还睡着另一个室友。其实这不怪我,实在是她勾引我,两个弯人大夏天在一个床上——操,好吧,是我被兽欲控制了大脑,是我没自制力,操操操。

你们以为我就这样靠吻技泡到了人生第一个女朋友?错,大错特错。那天她咬破了我的嘴唇,她把我当成了她喜欢的别的女孩子在泄欲,鲜血的味道浸满了整个口腔,我听见对床的室友在磨牙,可是我好爽,还要假装推开她,越这样她就吻得越狠。结果就是这样以后她对我没有一点点的温存,她去卫生间漱口了。

对,漱口。

第二天晚上她又爬上我的床,吻技没有进步,上来就伸舌头。这次我比较清醒,我觉得不能这样,可是她还是把我吻得七荤八素天旋地转想让她进入我最后的防线。

当然我们没有。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起床气发作,我说你不要这样了,大致就是一通很婊很白莲的宣言。放我的狗屁吧,我他妈的要爽死了。

我是怎么抑郁的呢,我当时其实是个恐同的深柜,我不能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然而我做的这件事情深深刺激了我,我觉得自己有罪,不应该这么对感情经历如同一张白纸的ex,我这样做不负责任,做事不经大脑,blabla,总之就是把所有事都揽到自己身上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入地狱了。

然后暑假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超级可爱治愈的姑娘。我情绪慢慢稳定了。我决定了要追ex对她负责。

她太好追了。真的。

和ex在一起的时候是我最才华横溢的时候。我每天有数不清的情话对她说,我学会了通感,说她身上的阳光是橙子味的,还给她开了个私人博,每周写至少一篇我到底多爱她,逢年过节在空间发3k多字的情书,给她一个人看,因为“不想让他们分享我们俩的爱情”。

放我的狗屁,我就是不想公开地下恋情怕学校传开了我是个同性恋。同性恋,呵呵,恶心肮脏无耻下流,我不是说其他那些,我是说背负着同性恋这个身份的我。

我一点都没变,我不能好好地接纳自己,一直都是。

可是ex是个傻逼姑娘,家里没什么钱,接受的性教育大概为0,认识我之前估计连怎么自慰都不会,没谈过恋爱,没对这个世界了解过太多,喜欢我觉得俗不可耐的东西,喜欢送我我觉得俗不可耐的东西。笑话吗,我随随便便送她一个被她吐槽菜市场大妈拎的布包就要好几百诶她送我如同地摊货的唇膏我说什么了吗她竟然还觉得她为我付出了好多?

——我心情不好时就会这样想,可是并没有好受多少。

我清楚地知道我没那么喜欢她,不过是愧疚感使然,我不是希望她好过一点,是希望我好过一点。

但她不让我好过,她全宇宙第一能作,没事就哭一场没事就哭一场。说实在的我当时要嫉妒死她了,她怎么能说哭就哭说软弱就软弱呢,他妈的我怎么就不能在人前哭呢,我怎么就觉得哭了后全国人民都要笑我了呢?我怎么就不能作一下了呢我怎么就觉得那样的自己有病矫情蛋疼可笑还非要宽容她呢?她哭的理由无非是,我不理她,我不爱她,我和再上个ex藕断丝连——她有臆想症,绝对有,她该和我一起去接受治疗。拜托小姐我有病诶,我害怕依赖别人或者被别人依赖的,前者,我怕那个人辜负我,后者,我怕我辜负她。对,我什么都怕,碰到棉花糖都受伤,别说棉花了。

你问我为什么不和她分,呵呵,当然是因为和她做爱爽啊。

我俩就在寝室的床上做。她技术太差了,我怎么调教都那么差,不禁让我诧异她竟然能在第一次亲我胸的时候就知道用舌头在上面画圈圈了。但是还有一点,她不让我碰她。

对!我俩每次都是她把我扒光了,自己穿着衣服,她操我,技术还不好。她大概有直男癌还是啥癌,死活不给我摸,说什么我摸你就够了。哦。不够。

你一定想问那有什么可爽的。那我告诉你,和她做爱我能感觉到她爱我。

她爱我。还有人爱我。



写着玩的,但估计有后续

评论 ( 14 )
热度 ( 38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