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我多久没正经写东西了 这是矫情⬇️

嘻嘻我好幽默 对比十月份写的情书更幽默了
晚安




对不起总是想拉你入深渊,仅仅是因为自私地想被你拯救。

不寄望我们可以像说好的那样毫无保留,毕竟与再亲近的人交谈也要有所顾忌。

起初以为可以好好做朋友的。殊不知朋友分很多种,聊无关痛痒但足够快乐的话题的,聊令人伤神但满足倾诉欲的话题的,聊爱豆的,聊书的,聊电影的,聊朋友的朋友的第二十三任男朋友的,聊天地玄黄秦皇汉武阿尔法狗转基因的,聊政治不正确与敏感话题的,聊文学聊艺术聊梦想的,不一而足。你好像哪个都可以是,可是哪个都不是不可替代。

只是心里面让我最自卑最不愿提及的事我只给你一个人讲过。第一次讲那些故事时我意外地没有哭。我只是心跳加速,因从未想过说出来要临时组织语言而语无伦次,因怕你怜悯又怕你不同情而字斟句酌。你不理解。任何一个其他人也不会理解,正如我也不能对别人的过去感同身受。但是你认真地谨慎地做了回应,害怕对我造成二次伤害。你说我的话不是句句可信,但是人可信。在那个时候我才哭,像得到一句求签得来的判词。

有时候好像是我喜欢你,我在为你付出,可是又何尝不是想从你身上索取。一面单曲循环听着“我没有温柔唯余一腔孤勇”,一面忍不住依赖你并不真心实意空出来的那半边肩膀。

你总是问我我喜欢你哪里,我好像一次也没正面回答过,想说哪里都喜欢,又觉得肉麻似恋人间的情话,你不会信。傻孩子,只有不自信又患得患失的人才会问出这句话吧。没有跟你有共同的优点,却一不小心得到了同款性格缺陷。今晚的我几次想和你开口,每次想说的话都不一样,有“不喜欢你了,请保重”,有“我真的好难过,但是不怪你”,有“你还记得我那天说什么吗”,有“对不起”,有“你现在讨厌我吗”,结果最后一句也没说。现在想说,我喜欢你是你,好像也不那么像喜欢一个异性那种喜欢,更多的是像喜欢一个救赎者,喜欢被拯救的感觉,而性别与荷尔蒙反倒是次要因素。

我好像终于大梦初醒一般。不过大概这句话我最近每天都说。我还是一个内心不够强大的人,无力自救,只想着被旁人拉那么一把。主动接近你也许是我最接近自救的举动了,尽管旁人看我竹篮打水一场空。朋友们说你也没那么好,我点头称是,和她们一起骂你,我边走边讲没有实质内容的脏话,可是只有我知道那些日子我多么接近太阳。然后再从那样的高度掉回深渊。

不知道蹦极是不是就那种感觉。我从自律相信努力积极向上每天正能量的进步青年变成盯着天花板一遍遍回忆过去的、被陌生人嘲笑害身边人担心的失恋患者,这能怪你吗,只怪我太依赖别人。

想回到过去的念头还在,说明我还是死不悔改,可是真的,必须自己给自己动力了。不用假装我很好也能充满干劲地活着。

告白时故作坚强,告别时故作姿态。慢慢地还是撑不住这样的“故作”而颓废无力,在这场和自己的持久拉锯战后,我变得让自己讨厌起来。不能讨厌自己,我的底线就是不能让自己讨厌自己,否则我知道我这样心理防线脆弱的人会如何滑向更深的地方。我必须救救自己,你原谅我吧。

别说再见,但也没有了成诗的渴望。

评论
热度 ( 17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