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大家都想去北上广读书,学了两年文科,幻想的大概都是自己西装革履白衬衫的样子,我相信在我们学校学文的同学很少的情况下,一开始很多人都是抱着“我这么有天赋学文就是前三”的想法来的。事实当然是打了大部分人的脸的。
我一开始报文科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想法,后来听说这届文科超强,某某班的谁谁谁某某班的谁谁谁都来了,我就心想算了随便学学吧。这些某某班的谁谁现在有人比我排名靠前,有人比我排名靠后。成天计较排名其实很烦,我们班的风气是暗中询问互相吹捧,但奇怪的我并不讨厌,大概是大部分人都努力做出了“成绩我不在乎”的样子。
昨天数学课跟后桌常年班级第二的女生传纸条(因为我们俩没写数学作业懒得听课,是的我们班的学风就是如此浮躁),才知道她也有压力,平时很难看出来;后来想想他们不也很难看出来我有压力吗?
每次一睡得晚我都会几乎绝望,想到第二天上午困得要死还要强撑的感觉我就想沉睡一天,不想学了,反正辽大肯定走(这是被我们学校这些辽宁考生所看不起的学校,辽大也很难过),想去南方可以去人大苏州校区还可以留法,干嘛非要削尖了脑袋抢名额呢?然后就很累很颓不想上学,想了想以后和我一起玩狼的同学去了清华北大人大上财,然后带着惋惜的口吻回忆我,我就有点过都不想过了,人生重来吧——就这么想。不过白天只要爬起来就可以和我焦虑的情绪和平共处了,认真学习认真听课认真在拿狼的时候悍跳,现在在想要么干脆以后都早睡吧谁爱学到半夜谁学到半夜。
狼人杀真的好好玩啊,从假期玩到现在,他们说我总悍跳自刀倒钩卖队友的太脏了,我现在抽预言家都没人信我了,之前连着几次拿狼次次被首验也是心累,唉这就是一个高配玩家的痛苦吧。(并不高配谢谢)
我要回教室上历史课了。

评论 ( 6 )
热度 ( 11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