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说话

我的后桌在微博上写,我没有过去了,也没有未来。当然作为恋爱少女她后面还写了点情话,我就不在这里引用了。
当然我这么称呼她也并不准确了,离开了课桌,怎么可能还有后桌嘛。
言归正传。这个尴尬的不知如何给自己归类的漫长暑假开始一周后,我发现我依旧没能和穿着校服的自己告别。从9号开始每天都在陌生的城市——不同的、陌生的城市,看到了一群又一群的穿着丑丑校服的初中生高中生,我会下意识地拿自己学校的红白校服来跟他们比较,然后才能发现我已经不再能够用它们粗制滥造的线条掩饰我并不好看的身材了。可是怎么办,我还并没有准确给自己的服装风格定位。不知道我适合什么样的衣服。啊,我没有过去,也没看到未来。
是这个意思。


不管什么温度什么纬度在夏天还穿长袖校服的学生真的很多,以初中生为最。
我初中必须一年四季穿长袖的原因好多的,比如我偷偷崇拜的美丽小姑娘就穿,比如我觉得自己胳膊又黑又长满汗毛很难看,比如穿长袖可以挡住开始发育然而很快停止发育的胸,比如我在夏天偶尔感到冷。
反正初中真是个奇妙的阶段,我觉得我在初中过完后长大了很多。


由于从初中起学校就在郊区又住校的缘故我几乎不知道放学后坐地铁回家是什么感觉,因此在天津坐地铁看见做题的初中生时真的非常非常震惊。他们这个周末中考,我猜我看到的也是个中考生,没穿校服,在37度的天津穿着长袖长裤,非常非常朴素的款式,头发梳得很乱,扎了个没有光泽的很毛躁的马尾。她左手拿着一个透明垫板,上面夹着厚厚一摞A4纸,右手捏着一根百乐P500,一款有着“女孩子都喜欢用”的评价的笔——反正我不喜欢用。
她站在我旁边,比我矮,我很轻易地看到她在做初中物理题,看到了杠杆的图片。一直盯着人很不礼貌,我看了一眼就没再看。
之所以后来能观察得很仔细,是因为坐我前面的一个姐姐站起来给她让座。她的脸庞理应充满胶原蛋白,却让我很难看出她小我好几岁。她道谢谢时很不好意思,坐在那里,继续用错误的拿笔姿势做题。
我猜不到她为什么在拥挤的地铁上做题,或许所有坐地铁回家的学霸都在这时做题,但是我没法看出她成绩如何,甚至看不出她此刻是宁静的还是焦灼的。她可能是学霸吧,所有时间都用来学习所以很难有时间打扮自己,或者为了让家长放心没法打扮自己,在马上考试的时候也不愿意放纵自己让自己懈怠,做题只是她长期的习惯;或者她突击补课,A4是补习班或者一对一老师印的作业的通常大小(之一),她从一个班赶到另一个班,没时间写作业只能在地铁完成。
不知道。我不想再看她。
我左手边还有个穿着短袖校服的女孩子,只看她一眼就知道她无疑是班里最漂亮的那几个女孩中的一个。她好像从来没看过这个写作业女孩。
这个女生书包上挂着非常流行的那只没眼睛兔子,脸晒得很野,像小时候院里疯跑的孩子。她的眼睛沉静地看着栏杆,睫毛卷曲,头发扎得很高,松松地搭在后背上。
我不知道这两个女生代表的两种女生会不会互相羡慕。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