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没有名称

叫阮欢
女朋友@堑涯

150613


不止一次地想要感慨,血缘关系真是个奇妙的存在。就算你再讨厌见面前仪式一样的准备,恐慌于告别时挤出的再见,厌恶用金钱施舍的感情,你还是,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想要扑过去,像所有寻常的父女关系一样。

他老了。我看着他在花坛附近兜着圈子,依旧迈着方步,衬衫土气地掖进西装裤里。我看着他掸掉烟灰,好像就闻到了他身上常年不散的烟味。我看着他转过来,看到我之后表情一秒钟换成惊喜,却掩饰不住他的倦容与老态。他们说他到底还是得了高血压。那一刻我想起十年以前我不喜欢吃鸡蛋,和他起了口角,将蛋黄扔在他新买的西装上。那时他还笔挺,我嘲笑他道貌岸然。他和我恼,直到去上班了才作罢。我躲在屋里哭,我想他真是小题大做。或者想起来他深夜归来,喝得醉醺醺的,说给我带了烤鸽子。我早就上床睡了,直到最后也没有吃到。

想念吗?我不知道。

反正他也一样,他不知道我的成绩,不知道我心情好不好,不知道我和老师同学怎样相处。他只是揽着我的肩膀,抚摸着我的头发,小心翼翼又粗糙毛躁。他只记得我小时候喜欢吃山竹,每次见到我,都要给我买一大袋。山竹放不住,常常是没有吃完就腐烂扔掉了。

况且我也早就不喜欢吃山竹了。

他却还是买。他过马路的时候差点忘记看车,我想,毕竟他总是开车坐车的那一个,他也不会知道从学校到市内公交转地铁是什么样的旅程。他给我讲我的初中班主任找他办驾照,考了好多次都没过,我笑起来,他也跟着笑,果然有挥之不去的烟味。

临走时他给我拿钱,厚厚的一沓,我接过来,它们散发着崭新而诱人的独特味道。我复又接过那些水果。他最后摸着我的胳膊,像要彻底掐掉那些肉。

我过了马路,和他说再见。走到小区门口时我停下来,看他发动每次都不一样的汽车,最终消失在这条街的尽头。

我想起这周集团艺术节,活蹦乱跳的小女孩和她们的爸爸一起跳的舞。我和身边的同学说感觉这些爸爸好羞耻啊,心里却想到他。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的,那时我哭了。

评论
热度 ( 2 )

© 博客没有名称 | Powered by LOFTER